當今中國第一民商群體

黃銀榮

企業財富:未知截止:2012年

年齡:未知 性別:
婚姻狀態:已婚國籍:中國
現居地:新疆
出生地:浙江
畢業院校:未知
所在公司:新疆寶德投資公司
所在行業:金融業

黃銀榮簡介:

       黃銀榮,新疆維吾爾自治區浙江企業聯合會會長、新疆寶德投資公司董事長。他的產業多元,以鋼材貿易為主,涉及石油、棉花等多個熱點產業。什么賺錢搞什么——看上去很是投機的投資思路,卻恰恰是大多數浙商一步步走向成功的制勝法寶。

  68年就下海經商,屢遭失敗,歷經三次創業——黃銀榮曲折的創業經歷,同樣也是一部值得研究的浙商奮斗史。

 一次創業:不安分的創業心

  黃銀榮,浙江樂清市(當時還是樂清縣)柳市鎮上五宅村人。

  早在1968年,黃銀榮就開始了他的經商生涯,而他簡單的把原因歸結為兩個字:貧窮。

  黃銀榮不是個安分的人,從68年到85年,黃銀榮從做小生意到推銷員,再到溫州一家電器企業的廠長,一路發展的都倒挺順利的。79年,黃銀榮甚至花了兩萬元建起了一座兩層新樓,共500平方米,讓全家人搬了進去——這在當時,是難以想像的。

  但不安分的黃銀榮卻在87年辭去了廠長的職務,在上海搞起了服裝生意。1988年,黃銀榮到了上海,在淮海路上租了兩個柜臺,做起了女裝生意。

  做電器、機械,黃銀榮是內行,在服裝上,他卻是個外行。看上去商機無限的女裝生意事實上風險很大,可沒有服裝銷售經驗的黃銀榮當時并不了解這一點。

  外行的黃銀榮恰恰又趕上了89年的經濟下滑,多年來的積蓄瞬間就賠了個精光。

  二次創業:成也鋼材,敗也鋼材

  賠光了的黃銀榮一直在謀求東山再起。

  1990年,黃銀榮的一位在上海寶鋼工作的朋友建議他過來看看,找找商機,他去了。結果,有著敏銳商業頭腦的黃銀榮一眼就發現了商機:溫州做電 器的小廠很多,鋼鐵薄板是必須的原料。而鋼鐵廠恰好有大量的二級鋼、廢鋼正愁銷路。大家還一窩蜂擠在電器生產上時,我為何不獨辟蹊徑為他們供原料?

  黃銀榮興奮極了。一個愁買,一個愁賣——他相信自己找到了一條還鮮為人知的致富之路。黃銀榮由此踏上了自己的“鋼材大王”之路。

  “拉鋼材的汽車開始是一輛,后來是幾輛,再是發展到幾十輛。一車就是20噸鋼呀,這些汽車一路由上海浩浩蕩蕩開過來,一直開到了金爐。”多年以后,黃銀榮向記者回憶起當時的場景,仍然興奮不己。

  因為黃銀榮的鋼材生意,此后名噪一時的金爐中國鐵皮城就此形成——僅憑這一點,黃銀榮就足以自傲。

  但好景不長,94年日本地震引起鋼價波動,黃銀榮判斷失誤,接連幾筆生意虧損,積累起來的幾百萬身家又就此虧了出去。黃銀榮,再次回到了起點。

  三次創業:轉戰新疆

  黃銀榮第二次站在了零甚至是負數的起跑線上,他已賠完了自己的所有資產,如果說還有什么,那只能是銀行的負債了。所幸的是,危難時刻,溫州老鄉 又出手拉了他一把。1995年,黃銀榮和德力西集團合作,成立了德力西寶德金屬材料公司,他控股51%,算是暫時有了棲身之所。到了96年,黃銀榮的一個 朋友告訴他,從哈薩克斯坦經阿拉山口進的鋼材不錯,可以去看看。“當時我姐姐勸我說,你都48歲的人了,還到那種地方去折騰個啥?”黃銀榮告訴記者,盡管 當時反對的聲音很多,但他沒有太多的選擇。96年6月,他只身一人來到了新疆。

  人生地不熟、語言不通、護照難辦,這些困難黃銀榮都克服了下來。靠著自己的誠信,黃銀榮敲開了哈薩克斯坦卡拉干達鋼鐵廠的大門。從120噸的小生意起步,短短幾年之內,黃銀榮的鋼材貿易急劇膨脹。

  “97年做了幾千噸,98年做到了4萬噸,99年、2000年,我一年的貿易量已經超過了十萬噸。”黃銀榮。在新疆短短數年,他就邁入了億萬富翁的行列。

  商海沉浮造就的風險意識

  “越是處于事業發展的高峰,就越是要注意風險。”在生意場上經歷了起起落落的黃銀榮,總結出了這么一條規則。而當黃銀榮重新能夠支配巨大的財富時,他的經營開始變的小心謹慎。

  全國鋼鐵貿易形勢一片大好,鋼材貿易也越來越賺錢,黃銀榮卻感覺到了經營風險:企業完全依賴鋼材貿易。鋼材價格現在是一路走高,但萬一價格下跌,怎么辦?

  因此,雖然鋼材的行情一路大漲,黃銀榮卻開始削減自己的貿易量——把原先十萬噸的貿易量壓縮到了五萬噸。

  黃銀榮的這一決定救了企業一命——盡管03、04年的鋼材價格上漲令企業少賺了不少錢,但這與05年鋼材價格的“雪崩”相比,就無關緊要了。

“大 概是從05年4月開始,鋼材價格下跌,一噸板材從7000多跌到3800多,一半跌掉了。如果我手上還是十萬噸的話是什么概念?好幾個億沒了!”黃銀榮現 在談到自己所做出的這個決定,仍然十分得意,“不少企業說我們傻,但結果呢?70%—80%的企業,在這一撥行情中倒掉了。”

  那么,不做鋼材做什么?對于黃銀榮來講,這似乎是一個很困惑的選擇。

  黃銀榮做過棉花生意,但做了一年,賺了幾百萬就不做了——他認為棉紡這幾年難做,風險高;黃銀榮也做過石油生意,甚至一度因此成為風云人物,但僅僅一年后,又不做了——石油的壟斷以及與國際價格的差距,黃銀榮認為風險還是高。

  是風險還是機遇?對于商人來說,這總是一個痛苦的選擇,黃銀榮也不例外。他向記者坦言,05、06兩年,企業都沒什么大動作,主要是在思考該怎樣給企業確定方向,進行產業轉型。而現在,黃銀榮的思路開始慢慢清晰起來——仍然做國際貿易,但要把“進口”轉變為“出口”,出口對象以中亞、西亞國家為主。

更多內容>>
在新疆的浙商
從事金融業的浙商
官方微信
官方微博
?

浙ICP備10203078號-2 (c)2012-2013 izhesahng SYSTEM All Rights Resers Reserved

猪年大吉彩金